当前位置:福建妇联新闻 > 国际 > 正文
通货膨胀、新冠疫情和能源及粮食危机致使养老金体系面临困境

奥地利老年人口女性贫困问题突出

2022-08-24 09:00:51  作者:   来源:中国妇女报   责任编辑:卓志沐

■姜浩远

持续的通货膨胀浪潮使越来越多老年人面临经济问题,老年人口贫困成为奥地利近年来一项重要社会议题。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主席帕梅拉·伦蒂-瓦格纳称,在50年来最强通胀浪潮的背景下,迫切需要对养老金数额进行调整,以对抗贫困并维持购买力。然而,此类调整将对奥地利社会保障支出造成沉重的负担。

15%老年人口存在贫困问题,女性受到更大影响

根据奥地利统计局的数据,在2021年,奥地利约有23.2万名65岁以上人口受到贫困影响,约占65岁以上人口的15%,其中超过三分之二为女性。根据奥地利养老保险机构的计算,2020年男性平均养老金为1622欧元,女性为1016欧元,女性的平均养老金数额远低于1371欧元的贫困风险门槛。平均而言,奥地利女性领取的养老金比男性少39%,养老金性别差异因省而异。与过去几十年相比,养老金方面的性别不平等正在减弱,但这一发展速度过慢:根据奥地利养老保险机构的估计,1997年至2019年,性别间差异只减少了7.7%。以这种速度发展下去,奥地利在107年后才能达到养老金方面完全的性别平等。

奥地利的养老金制度是造成老年人口贫困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并且特别与女性养老金不足存在直接关联。由于养老金的数额计算取决于收入,男女薪酬不平等的现象进一步体现在养老金计算体系中。奥地利全国范围内,女性收入平均比男性低18.5%。奥地利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奥地利私营部门中女性每小时毛收入平均比男性低18.9%。此外,根据养老金法,护理与育儿工作几乎不会得到任何补偿,由于这种无偿工作主要由女性完成,因此也会导致女性老年贫困的风险显著增加。

同时,自从奥地利政府在2003年引入养老金“终身计算”制度以来,养老金数额计算标准由先前基于收入最高的15年延长到整个工作年限(40年),因此,边际就业、兼职工作或育儿期均会导致养老金降低,这尤其对女性产生了负面影响。

养老金体系面临巨大压力,数额过度增长引发争议

在通货膨胀、新冠疫情和能源及粮食危机等影响下,奥地利养老金体系面临巨大压力。根据奥地利统计局的初步计算,奥地利2021年的社会保障支出相比前年增加2.3%,达到了约1320亿欧元的新高。其中,支出的43%用于养老金、退休福利以及护理和照料福利等。根据奥地利养老金协会的估计,由于通货膨胀压力,2022年养老金上调幅度将至少达到约5.8%,该协会负责人彼得·科斯特尔卡强调,这种增幅还远远不够,鉴于实际物价最近上涨了约15%,养老金上调10%才是“现实谈判的基础”。奥地利社会事务部长约翰内斯·劳赫同样在几周前表示,增幅应在8%至10%之间。

然而,进一步上调养老金数额同时面对多方压力。新奥地利党发言人杰拉德·洛克指出,“以年轻人为代价的养老金民粹主义必须结束”,养老金每年都会根据通货膨胀自动调整,而且在2022年,政府已经决定为小额收入和均衡补贴的养老金领取者支付超过1500欧元的援助金,因此进一步的养老金上调并不合理;奥地利人民党的国务秘书克劳迪娅·普拉科姆也呼吁“更多的代际公正”,不应随意发放高于通货膨胀率的养老金,将债务负担加于年轻人的肩上,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她指出,已经有70%的年轻人认为,政府在疫情期间的相关措施给他们带来了债务压力。

据奥地利国家审计署估计,到2030年,奥地利政府将为养老金出资197亿欧元,到2035年,该数值将达到289亿欧元,整套养老金体系已难以维系。社会事务部长约翰内斯·劳赫无法在任期内提供永久性的解决方案,但他作出承诺,将继续努力确保依赖社会保障的公民能够负担生活基本费用。

对抗老年人口女性贫困问题亟待进一步措施出台

今年的8月3日为奥地利“平等养老金日”,这一天在每年的日期并不固定,用于表示奥地利男性在该日得到的养老金平均数额达到了女性年底才能实现的水平。就日益严重的老年人口女性贫困问题,奥地利非政府组织“公共援助”指出,应出台一系列相关举措,促进女性老年保障。

主要由女性承担的育儿等无偿工作,应在养老金计算中得到补偿。这项措施不仅可以为女性提供更多养老金,而且还可以激励男性承担更多的育儿工作;在养老金方面,教育必须得到与雇佣劳动相同的待遇。目前的养老金体系中,在校接受教育时期不计入养老金计算,对于“实习一代”而言,这意味着低养老金的风险增加。与男性相比,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人数仍在增加,这也是女性养老金数额相对较低的原因之一;引入独立于伴侣的补偿性津贴,将增加女性养老金,同时也确保老年时更加独立。目前,在计算用于补齐养老金与门槛费率之间差额的均衡补贴时,是基于整个家庭收入进行发放的,这意味着不少女性被迫放弃享受均衡补贴的权利。

此外,该组织还呼吁,通过积极的劳动和家庭政策确保进一步的性别平等。在全国范围内扩大托儿设施建设,使女性能够全职工作;提高以女性为主的就业领域工资,特别是社会高度相关的领域,如儿童保育、教育、保健或护理等;改变固有性别角色,扭转集体意识中女性“天生”更适合无偿护理工作等偏见,才能达成无偿护理工作的公平社会分配,推动男性休育儿假、承担护理工作并与女性一样做家务等可能性,从根源上实现性别平等和经济公平。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学院硕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