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建妇联新闻 > 正文
俄罗斯修订禁止雇用妇女工作清单

解除300多项禁令 妇女赋权又进一步

2021-06-16 09:16:18  作者:   来源:   责任编辑:卓志沐

■ 王海媚

日前,俄罗斯女性索菲亚·多罗费耶娃已从莫斯科铁路和城市交通学院毕业,入职“俄罗斯铁路”公司,成为当代俄罗斯第一位女性火车司机。

这得益于俄罗斯新修订的《禁止雇用妇女从事繁重劳动和有害或危险劳动条件的工作清单》。该清单今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356项针对俄罗斯妇女的职业禁令被取消,她们有权选择进入空运、海运、地铁和铁路运输等行业,这在2021年之前是被禁止的。

俄罗斯妇女职业禁令产生的背景

《禁止雇用妇女从事繁重劳动和有害或危险劳动条件的工作清单》(简称《工作清单》)由苏联政府于1974年制定,苏联解体后,该清单在俄罗斯仍然有效。2000年,俄罗斯政府根据当时的生产技术和工作条件,对其进行了更新和调整,修订后的《工作清单》涵盖地质勘探、地下工程、油气开采、化工和冶金、空运、海运、河运、铁路和地铁等38个行业,包括地勘爆破师、熔炉维修工、推土机和挖掘机司机、火车和地铁司机、飞机、轮船和汽车维修工等456个具体职业。

从《工作清单》的名称和历史背景不难看出,该文件产生于鼓励妇女参与社会生产和社会再生产的历史时期,初衷是保护妇女免于从事繁重劳动以及有害或危险的劳动,从而保护妇女的身体健康,特别是保护妇女的生殖健康。《工作清单》列出的职业包含诸多细节,能够体现出“保护”的意味。比如,禁止雇佣妇女从事生产汞、氯、氟、黄磷、苯胺、吗啡等的化工行业;禁止雇佣妇女参与10米以上没有配备电梯的高层结构(塔、桅杆)的通信设备维修或者电力维修工作;禁止雇佣妇女从事容量超过300升的揉面机的手动面团填料员;禁止雇佣妇女担任地质勘探爆破员和油气钻井维修工;禁止雇佣35岁以下妇女从事使用农药、杀虫剂、消毒剂的种植、畜牧行业等。这些工作的有毒、有害和危险特征十分明显。

同时需要看到,《工作清单》没有完全禁止妇女从事这些职业,而是将一部分自主决定权交给了雇主。《工作清单》的注释1和注释2指出,如果雇主可以保证足够安全的劳动条件,经俄罗斯卫生和流行病监督机构认证之后,可以雇佣妇女在清单中所列的行业中就业;在地下采矿等领域,妇女可以以领导者、工程师、测量员、技术员,地质、水文等领域的科学家或医护人员等不需要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身份参与。

当代社会对妇女职业禁令的反思

尽管《工作清单》的初衷主要是出于保护妇女的目的,但是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这些“保护”可能成为对妇女自由发展的束缚,或者被看作对于妇女的歧视。由于存在456项职业禁令,俄罗斯年轻妇女在职业选择时经常会遭遇阻碍,因此她们呼吁消除这些禁令,让年轻妇女能够平等选择职业,实现自由发展。

2005年,斯维塔拉娜·梅德韦杰娃毕业于萨马拉河流技术学校并获得了航海技术员的资格,2012年她申请成为“萨马拉河运”有限责任公司的船长,但被该公司拒绝,理由是《工作清单》“海洋运输”部分规定,妇女被禁止担任各类船舶的指挥人员(船长、大副等)、船员、维修和消防人员等。随后,梅德韦杰娃就此事上诉至俄罗斯法院,但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2013年,梅德韦杰娃向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提出个人申诉,希望争取职业选择的权利,2016年,联合国消歧委员会呼吁俄罗斯政府重新审视《工作清单》存在的意义。类似的案例还包括,2009年圣彼得堡的安娜·克莱维茨申请成为地铁副驾驶被拒,于2012年针对俄罗斯妇女职业禁令问题提起诉讼。尽管两位年轻女性都败诉了,但是她们的努力对《工作清单》的修订起到了推动作用。

在国际倡导和国内呼吁的背景下,俄罗斯政府也意识到调整《工作清单》的必要性。2019年7月,俄罗斯劳动部签发第512号命令,对《禁止雇用妇女从事繁重劳动和有害或危险劳动条件的工作清单》进行大规模修订,共删除356项禁止妇女从事的职业。出于俄罗斯人口状况的考虑,俄罗斯相关部门认为这份《工作清单》仍然有存在的必要。比如,俄罗斯妇女联盟主席叶卡捷琳娜·拉霍娃曾对俄罗斯保留《工作清单》的必要性进行解释,她认为,每个国家的具体国情是不同的,是否禁止雇佣妇女取决于真实的工作条件,过于危险的行业会影响到妇女的生殖健康,从国家的人口结构和人口健康角度来看,这样的保护是有必要的,因为“在俄罗斯,只有30%的儿童出生时是完全健康的”。

俄罗斯解除妇女职业禁令的意义

修订后的《工作清单》包括化工、地下工程、冶金、油气开采、船舶制造和维修等20多个领域的100个具体职业,原来的两条注释也被删除,保留下来的内容不足原清单内容的四分之一。

首先,俄罗斯大幅解除性别职业禁令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一方面,随着生产技术的发展,一些工作条件艰苦危险的职业已经消失或者被机械化生产取代,不管是女性还男性,都不需要面对这样的从业选择,因此这些职业自然需要在《工作清单》中被删除。比如,容量超过300升的揉面机的手动面团填料员、用直径超过10毫米的钢丝缠绕弹簧的热力作业弹簧工人等。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对于“危险有害的职业”的看法也随之改变,因此航海、航空和长途运输等不再是令人生畏的危险行业。

其次,俄罗斯大幅解除性别职业禁令具有消除针对妇女的歧视和赋权妇女的性质。在修订后的《工作清单》中,梅德韦杰娃起诉案中涉及的“海洋运输”部分被完全删除,地铁和火车司机职位也面向克莱维茨这样的年轻女性开放,因此,在今日俄罗斯,她们重新获得了成为船长或者地铁司机的权利。根据《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精神,性别职业禁令可以看作是基于歧视性刻板性别印象的制度化产物,限制妇女的职业选择会对妇女平等参与社会生活和生产、平等选择职业和工作地点的权利造成负面影响,300多项性别职业禁令的解除是俄罗斯妇女经济赋权取得进步的标志。

最后,相关部门可以采取措施,确保雇主消除对妇女健康带来不利影响的因素,在所有行业创造安全的工作条件并加大对劳动安全的监督和审查力度。同时确保男女享有平等的生殖保护措施。

(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