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建妇联新闻 > 正文
推动性别平等,让我们聆听青年心声
2020-08-19 09:14:16  作者:   来源:中国妇女报   责任编辑:卓志沐

青年活动家照片拼贴。从左至右分别为:卡特里娜·莱克莱尔(本人提供)、安雅·凯萨帕利亚(Arjun C. Kathpalia摄)、阿迪拉·尤达斯(Julide Yoldas摄)、莉亚·纳穆格尔瓦(本人提供)、西拉·博拉克(Greta Linkogel摄)、穆罕默德·拉道伊(本人提供)、蕾娜塔·阿尔瓦伦加(Natalie Lucas摄) 来源:联合国妇女署网站

■ 于怀清

在争取平等、正义和尊严行动的最前线,有着18亿10至24岁的青年人参与。他们每天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寻求更美好的未来。他们不会屈服于旧的规范,他们有能力想象和创立新的规范。

新冠大流行使医疗服务不堪重负,扰乱了教育、生计和社会生活,并加重了护理负担,年轻人正在为自己和社区的需要发声。他们希望在新冠病毒应对方案中反映他们的特别需求,他们希望种族平等、性别平等,采取气候行动。他们期待一个更美好、更可持续的世界。

8月12日,“国际青年日”,今年的主题是“青年参与全球行动”。联合国呼吁世界各地的领导人“尽一切可能”,使年轻人发挥最大的潜力。联合国妇女署征集了一些青年活动家的声音,记录下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以及对重建更美好未来的思考。

关于数字性别差距和对性别平等的强烈抵制

“在封锁期间,视频会议、在线课程和其他数字平台使我们能够在家工作和学习,享受娱乐和其他许多活动。数字平台可以是伟大的促成者,也可以是巨大的阻碍者。” 安雅·凯萨帕利亚说。

这位来自印度的15岁女孩指出,在印度,女性网民是男性网民的一半,农村地区的性别差距更大,女性不能像男性一样从中获益。现在网上流传着很多嘲笑做家务男人的内容。那些帮着做家务的男人现在把这看作是对他们阳刚之气的挑战。“什么样的信息在网上传播,将决定我们的社会是向前迈进还是倒退100步。”

关于青年女性团结的力量

“年轻女性有着独特的经历,能够对社会变革和决策做出有意义的贡献。但长期以来,年轻女性一直被告知她们的声音无关紧要。对此,我表示反对。” 卡特里娜·莱克莱尔表示。

这位24岁的加拿大姑娘倡议,作为年轻女性,我们必须挑战社会规范,而不是满足于现状。为此,我们需要互相支持,彼此憎恨和轻视对我们的进步有害。

关于跨运动交叉方法的重要性

“作为一名生态女性主义者,我在性别和气候倡导方面的工作是围绕交叉性展开的,而且今后还会如此。跨部门的环境保护主义强调了在考虑环境的同时考虑弱势群体的重要性,因为许多社会正义问题,如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在本质上是相互重叠的。” 今年23岁、来自巴西的蕾娜塔·科赫·阿尔瓦伦加说。

她强调,我们需要将反种族主义纳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对我来说,这意味着要通过我的气候工作来做到这一点,因为没有种族公正就没有气候正义。

关于反对家庭暴力

“我认为,我国的年轻人应该公开反对亲密伴侣和家庭暴力。受害者必须得到赋权,加害者必须受到法律制裁。虚拟平台不应传播仇恨、歧视或使暴力文化正常化。”21岁的突尼斯青年穆罕默德·阿里·拉道伊说。

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拉道伊参加了社交媒体上的虚拟活动和运动,以打击家庭暴力,并支持遭受仇恨言论、暴力和歧视的人。

他介绍说,在封锁期间,可持续发展营地在突尼斯各地建立了虚拟营地。我们培训了来自突尼斯不同组织和协会的青年……我们帮助青年领袖学习企业家社会精神,创建自己的社会组织。

关于对美好未来的要求

“对我来说,在新冠疫情之后,‘重建更好未来’意味着利用我们在这段时间里获得的观念来建立一个不可逆转的平等的社区。我们需要了解孤立、恐惧和风险等因素是如何摧毁我们社会的。” 来自瑞典、27岁的阿迪拉·尤达斯说。

他倡议,“是时候让人们认识关于反对暴力侵害妇女和有毒的男性气概等问题上所开展工作的价值了。由于新冠大流行,这一点变得非常清楚——当家门紧闭时,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受害者。”

据他介绍,在瑞典,甚至在新冠大流行前,年轻人通过社交媒体和示威活动也将上列所述问题列为优先事项。

关于对我们自身角色的再思考

“在新冠疫情之前,有一场被称为气候危机的危机。回归正常,不该是回归继续污染地球。现在是每个人反思自己对地球贡献的时候了。我们应该问自己一些棘手的问题。”15岁的乌干达女孩莉亚·纳穆格尔瓦说。

她认为,我们应该保持在新冠大流行期间的生活方式。应对新冠大流行的紧迫性也应用于应对气候变化。

关于移民、女性主义与种族正义的交叉点

“作为在德国的伊朗移民的女儿,我经历了德国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的交集。因此,我的思想和工作一直是从种族正义的角度出发的,但我经常是出现在相关工作场合的唯一非白人。我想创造一个对年轻人的参与和领导更具包容性的空间。”23岁的德国青年西拉·博拉克说。

她认为,“重建更好未来”意味着在新冠疫情之后把我们的社会变成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看到世界各地围绕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开展的运动,我看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是如何承认种族主义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并要求彻底改变。“我认为,将所有争取正义的斗争,例如性别平等、气候正义,与争取种族正义的斗争结合起来,应该是我们这一代的优先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