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建妇联新闻 > 正文
她是青藏高原上的追风人
2019-12-25 09:28:46  作者:袁鹏   来源:中国妇女报   责任编辑:卓志沐

  王小萍在野外考察

  王小萍(右四)和她的学生们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袁鹏

■ 刘晓倩

近日,她收到一封邮件,正式通知她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

几个月前,她的学生在地学领域的权威期刊发表了封面文章。

作为一位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圈层作用与环境变化团队研究员王小萍,给自己的人生开设了科研、教学两条赛道,并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青藏高原上的追风人

缺氧是什么感觉?心跳150次以上是什么感觉?头疼欲裂是什么感觉?行迹青藏高原15年,王小萍吃了很多苦,还差点送了命。

科学网的博客上,王小萍给自己取名“执着的藏羚羊”。就像这名字传递的信息,2004年进入中科院青藏高原所,王小萍就憋着一股劲儿,要在青藏高原上打拼一番事业。

冰川、环境、气候变化……开展研究的切入口在哪里?珠峰脚下的帐篷里,王小萍度过无数个难眠的夜晚。

“冰芯中存在重金属,那么冰芯中是不是也存在有机污染物?”姚檀栋院士的一番话给王小萍很深的启发。

通过文献查询,王小萍发现,南北极关于有机污染物研究已经形成了完善的体系,而作为“世界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却还是一片空白。青藏高原的有机污染物研究至少落后南北极20年!

“一定要迎头追上!”面对这样的局面,王小萍很不服气。但是如何追上并赶超呢?不像冰川、森林、湖泊等看得见的地理元素,存在于大气中的污染物看不见摸不着。不仅如此,大气研究还需要恒心,数据积累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短时间内看不见成果。

王小萍很清楚,如果要拿出和南北极对比的数据,就应该踏踏实实做观测。

她决定,后半辈子做一个青藏高原的追风人。

2006年,她开始扛着铁桶子(有机污染物大气被动采样器),行走在各个气象站、水文站之间,不断地和对方商量,“一年给您200块钱,您能帮我照看一下采样器吗?”大部分人看着这个当时还“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欣然同意了。

就这样,王小萍花了2年时间,在青藏高原建立了大气有机污染物被动监测网络。

对于王小萍而言,立足大气开展研究的优势,除了大气是污染物传输的动力外,还在于收集数据的气象站往往坐落在县城的边上,海拔不高,能在经费和人员不充足的情况下,将工作开展下去。

与学生亦师亦友

作为首届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王小萍坦言,自己又登上了科研的新台阶。同时,王小萍课题组成员不断壮大。

与课题组成员聊天,提到频率最多的一个词是“自驱力”。从第一个学生龚平开始,王小萍就意识到教与学相长,与学生相处也能让自己提高。虽然师生相处免不了磕磕绊绊,王小萍总在反思如何做才能够更好?学生没能理解科研思路,是不是自己没有用更浅显和形象的例子去解释?为此,王小萍还学习了很多心理学的课程。王小萍说:“我和学生的目标关系是亦师亦友。”

正是由于这种宽严相济的相处模式,王小萍课题组的学生们成长很快。王小萍自豪地说,学生们不少在硕士阶段就能发出好文章。这种积极上进的气氛会传染,使课题组有一股无形的凝聚力。

王小萍说:“我愿意把培养学生作为人生的一条赛道。科研不仅仅是学术成果,也是人才的储备,科学思维能帮助学生们在日后的工作中打开局面,帮助他们就是帮助我自己。”

如今,王小萍学生的赛道也跑出了傲人的成绩——龚平成为中科院青藏高原所副研究员、中科院青年创新促进会地学分会理事;王传飞的博士毕业论文被评为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毕业论文,他本人并获国家奖学金;外籍学生Balram获得中国科学院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盛久江获得中科院朱李月华奖学金;任娇获得唐孝炎奖学金以及中科院朱李月华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