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伦熬、曾新竹家庭事迹材料
www.fjsen.com 2016-02-25 17:52:44   来源:省妇联宣传部    我来说两句

2007年,我首次外派塔基克斯塔ZGG公司,后又相继外派蒙古、图瓦,照顾孩子、孝顺父母的责任全部落在妻子一人身上,妻子毫无怨言,细心照顾父母的生活起居。陪父母唠家常看电视、与父母逛街逛超市、与父母一起过节过生日;母亲体弱多病,陪母亲看病抓药;父亲腰椎不好,带父亲检查、按摩;丈母娘关节囊肿,住院开刀、一个人家里医院两头跑。多年相处,从未红脸,得到老人家的高度称赞。

慢慢地,我在工作上也有了些起色,级别提了,工资涨了,孩子慢慢大了些,经济上稍微宽裕了点,想想父母亲辛苦一辈子,为了送我读书,住在还是80年代初修的平房,破烂不堪,家里为了送我读书,倾其所有,对姐姐弟弟不公平,况且弟弟到了结婚的年龄,没有新房不行,于是决定在老家修栋房子,钱从哪来?我与妻子商量将住的商品房卖掉,购入公司福利房,首期款用掉一小部分,余款利用公积金贷款,剩下的大部分钱用来修建房子,了却父母的一大心愿。有位同事曾直接对我说过,“象你这种收入水平,在老家修栋这么大的房子,不容易也不多见”。2012年,为了改善老丈人老丈母娘的住房条件,我们夫妻又与小舅子一起为他们在老家修建房子。

孝顺父母的同时,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兄弟姐妹,2003年,托朋友帮忙,将中专毕业一直没有固定工作的小舅子两口子调入贵州紫金工作;2005年,又四处托人,为表侄(姑妈的孙子)谋得紫金山金铜矿的一份劳务派遣工工作;为了使弟弟有一技之长,拿出所有的积蓄甚至借钱让他学开车,出资让他做生意;姐姐家条件差,去年在老家修房子,我们又倾囊相助,支持了10多万;老家修路、修族谱、修祠堂,做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自己出钱、兄弟出力,责无旁贷。

三年前,母亲因病突然离世,操办完母亲的后事后,我们夫妻仍将父亲接来一起生活,为不使父亲孤寂,陪同父亲外出旅游散心,农村思想保守,我与妻子顶住各种非议,做通姐姐弟弟的思想工作,积极为父亲寻找老伴,虽因各方面原因没有成功,还是让父亲倍感安慰。

“百善孝为先”,孝顺父母,我只是尽了本分,比起父母为我们付出的,永远不值一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在孝敬父母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好、再好。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