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妇联新闻> 媒体关注 > 正文
泉州12岁肿瘤女孩广州求医行 为了20%的机会加油
www.fjsen.com 2014-08-22 15:38:03   来源:海峡都市报    我来说两句

临行,姑姑难忍泪水,本来她不愿来的

临行,姑姑难忍泪水,本来她不愿来的

海峡都市报闽南版8月22日讯 经过11个小时,768公里的风雨兼程,前晚7点,欣欣一家带着爱心款和满满的祝福,抵达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虽然已经下班,但医院仍安排欣欣先行在骨肿瘤科住下,昨日上午已补办了住院手续。主治医生尹军强博士,看过欣欣的状况后,神色凝重地说,欣欣已属骨癌中后期,若家人同意治疗,他们将尽力一试,但只有20%的把握,首先将进行检查和化疗,再考虑是否要手术。

12岁女孩欣欣心怀愿景,可左大腿患有恶性肿瘤,一家人为治疗费发愁。海都连日的报道,目前爱心款已达38万元。出发前,欣欣一夜未眠,她浑身发抖,眼泪直流。

广州求医之行,欣欣还将面对怎样的风雨?让我们为她祈祷。

临行│

一夜未眠 欣欣哭喊爸爸

出发前夜,虽然家人一再叮嘱早点休息,欣欣仍旧无法安稳入眠。“妈妈,我们要去多久?”“一定要动手术吗?”“妈妈,我紧张……”欣欣不断问各种问题。一早,伴着几声咳嗽,欣欣睁开眼睛。8月20日早上7点半,我来到欣欣家时,她还发低烧,呼吸声沉重,胸腔似乎有痰。“我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她对我说。

她爸妈都在一旁收拾行李,欣欣一个人躺在床上。她突然哭出来,“爸爸”。她抬起发抖的小手,向门外伸去。李少泉放下手上的事情,应声进来。伸手握住欣欣的手,劝慰说:“别紧张,就当我们是去广东玩。”

妈妈特意为欣欣准备了一台轮椅,可躺可坐,去医院有轮椅要方便很多。加上爸爸最近手臂一直酸痛,没办法长期抱着欣欣。妈妈还准备了一大袋食物和几块尿不湿,让欣欣路上有备无患。

“欣欣,你自己想带什么?”妈妈问。

“带这两个就可以了。”欣欣指着同学黄欣怡送的礼物说。她小心翼翼地装进妈妈准备的袋子里,仿佛带上礼物,就像好朋友陪她一起来了。

“欣欣,好了没?准备出发!”8点刚到,李少泉提高分贝,故作轻松地喊道。他笑着抱起女儿,往外走去,妈妈带上行李,多希望这是他们一家人出发去旅行,该有多好。

上车后,欣欣的姑姑拉着欣欣的手,不愿放,“你要乖”“要听话”“要勇敢”……说到最后,姑姑已泣不成声。邻居们也纷纷来了。街边米店的老板娘,往欣欣手里塞了几百块钱,“孩子拿着,一路平安”。住在楼下的阿婆又悲又喜,她看着欣欣长大,欣欣没生病前,经常和阿婆的孙女玩。“欣欣很开朗,喜欢乱蹦乱跳”,她希望,“再见时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孩”。

此时,骤雨初停,云缝里洒下阳光,照进车窗。欣欣抬起枯瘦的小手,轻轻触摸阳光。“我已经半年多没有晒过太阳了。”半年多不见外面的世界,在她眼里,街上匆匆赶路上班的行人,街边叫卖豆浆油条的小贩,都是久违的风景。

车子缓缓启动,欣欣,欣欣的爸妈、叔叔,还有我,一行5人,就这样开始了求医之路。

赶路│

风雨兼程 11小时768公里

车开了,欣欣笑着与大家挥别

车开了,欣欣笑着与大家挥别

上午8点20分,我们的车子上了高速,欣欣拿出电脑,看起提前下载好的电影。看着看着,她就睡着了。“一个晚上没睡,累坏了。”妈妈一边抚摸着欣欣的腿部,缓解她的疼痛,一边小声地说。

从欣欣妈妈发红的眼睛里看出,她也一晚没睡。不久,妈妈靠着靠背,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也睡着了。或许这是3天来,她们睡得最好的一次。中途,车子在服务区停靠了两三次,欣欣都没醒来。直到汕头,欣欣才醒来。

下午1点,爸爸将车开到高速服务区内,寻找餐馆吃午饭。进店后,发现价格太贵,一行人决定,坚持等下了高速,找个小镇再吃饭。小镇的餐馆,确实便宜得多。我们5个人,午饭总共花100元。欣欣不方便下车,妈妈打包到车里,陪女儿一起吃。可是欣欣只吃了一口肉和几口青菜,就吃不下了。

午饭后,继续赶路。爸爸不断回头看欣欣,他会拉拉女儿的小手,哄女儿开心。

一路上,天气阴晴不定,我们在深汕高速陆丰境内,由于修路,遭遇2次短暂堵车。下午3点,进入惠州后,开始下起大雨。李少泉神色凝重起来。因为他和医生约好,下午6点前到。若因天气耽误了行程,到广州时,医生就下班了,欣欣要再晚一天入院。

5点多,天空依旧下着雨,车进入广州境内。下了高速后,又遇下班高峰期,在广州市区堵了好一阵。我们到了医院时,已过了晚上7点。然而,让人感动的是,主治医生尹军强博士,仍在医院里耐心等候我们。提前得知欣欣病情,他也想尽快见到欣欣。

入院│

等待检查 2次化疗后手术

昨日中午,欣欣午餐多吃了两口,有爸爸给她买的虾

昨日中午,欣欣午餐多吃了两口,有爸爸给她买的虾

可一进医院,欣欣就紧张起来,“爸爸,我明天再来行吗?明天再来!”欣欣边叫边哭。李少泉假装严肃地说:“不听话,爸爸不理你了。”

尹医生让李少泉把欣欣抱到治疗室内,欣欣再次被吓哭:“要干嘛?医生要干嘛?”尹医生查看欣欣的患处后,安慰欣欣说:“孩子别怕,来这里就是看病的,看了才能好。”

简单查看之后,尹医生将李少泉请到了隔壁办公室,询问了欣欣发病的经过,看过她先前求医的材料后,不断摇头。“为什么这么晚才来?这条腿肯定保不住了。”医生一脸严肃,“我从医10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肿瘤!”李少泉说起从西医到中医,再到西医的求医经历,尹医生惋惜地说:“如果条件允许,这种病,一开始,就应该直接到权威的医院治疗。许多家长被误导,以为肿瘤不割掉自己能消。”尹医生停顿下说,“这是不可能的。”

“如今,只能试试看了。如果半年前来,我有50%~60%的把握,如今我只有20%的把握。”尹医生扶了扶眼镜表示,欣欣需要闯关好几个“鬼门关”才能保住性命。首先,她得先进行检查,看体内癌细胞是否转移,身体状况是否适合化疗。如果欣欣能够挨过2个疗程的化疗,才可进行手术。而手术,则又是另一个巨大的挑战,欣欣是否能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医生心里并没有多少把握。

医生说罢,李少泉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尽力试一试吧!”李少泉恳切地说。欣欣首先将进行检查和化疗,再考虑是否要手术。

前晚虽然已下班,但尹医生安排欣欣住医院,隔日再办住院手续。“爸爸,我不住医院!”欣欣痛苦不已,“我在车上睡一觉,明天早上再来!”爸爸望着欣欣许久,没有责怪。

昨日,欣欣已进行抽血检查,其他检查,仍需要等待。“医院人太多,很多检查都需要预约。”

欣欣,我们陪着你,加油!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