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妇联新闻> 妇女与法 > 正文
仙游虐童母亲被判撤销监护人资格
www.fjsen.com 2014-07-23 15:46:29   来源:中国妇女报    我来说两句

■ 本报记者 王春霞 通讯员 陈玲玲 黄艳丹

林某常年虐待亲生儿子林瑞(化名),福建仙游法院日前依法撤销林某对林瑞的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申请人——仙游县榜头镇梧店村村民委员会担任林瑞的监护人。

据悉,这是福建省首例因母亲不履行监护职责,长期对被监护人进行虐待,经教育不改而被依法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件。

生母常年虐待亲子

2004年7月3日,44岁的林某生下儿子林瑞。经历了数次失败婚姻的林某将生活的不幸转嫁到孩子身上。林瑞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经常用鞭子抽打他,甚至拿起菜刀将林瑞瘦弱的身体割出道道血口,举起剪刀将林瑞的耳朵剪出豁口,拎起通红的火钳将林瑞枯瘦的双腿烙出烫痕。林某虐待亲生儿子的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

2013年8月,仙游县榜头镇人民政府、梧店村民委员会的干部及仙游县公安局榜头派出所民警多次对林某进行批评教育,但林某拒不悔改。2014年1月,团市委、妇联、榜头镇人民政府、榜头派出所等部门联合对林某进行劝解教育,林某书面保证不再殴打林瑞,但过后依然我行我素。

2014年5月29日凌晨,林某再次用菜刀割林瑞的后背、双手臂。

2014年5月31日,仙游县公安局对林某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人民币1000元的行政处罚。

2014年6月13日,申请人仙游县榜头镇梧店村民委员会以林某长期对被监护人的虐待行为已严重影响林瑞的身心健康为由,向法院提出撤销林某对儿子林瑞的监护人资格,指定申请人担任林瑞的监护人。

在法院审理期间,法院征求林瑞的意见,其表示不愿意随母亲林某共同生活。

7月4日,仙游法院依照特别程序公开审理该案,当庭宣判依法撤销被申请人林某对林瑞的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申请人仙游县榜头镇梧店村村民委员会担任林瑞的监护人。

撤销监护权案例少之又少

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经教育不改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其监护人的资格,依法另行指定监护人。被撤销监护资格的父母应当依法继续负担抚养费用。

“为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林瑞必须脱离母亲,如果在一起,他可能会继续被母亲虐待。申请人仙游县榜头镇梧店村民委员会所提的申请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从长远来看,村委会可能也不是很适合履行监护职责。”仙游法院少年庭主审法官陈建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团委、妇联等对林瑞的去向非常重视,正在积极协调福利机构接收林瑞,以利于他的健康成长。

在陈建红看来,进入司法程序的虐童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因父母不履行监护职责或损害子女的合法权益而被撤销监护权的案例更是少之又少,“不少孩子被父母打得遍体鳞伤,却仍然被当成‘家务事’和教育不当处理”。

“‘儿童优先保护’和‘儿童利益最大化’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儿童保护首先是政府责任的观念还比较缺乏。”陈建红说,社会各界应大力宣传未成年人保护法,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让未成年人的成长、教育和身心健康得到法律的保护。

陈建红法官建议,受虐儿童在遭到家庭暴力后,要及时找警察求救,医生、护士、教师、邻居或基层组织一旦发现未成年人权益受到其监护人侵害,应该立即报警,公安机关应当提前介入,对相关证据进行固定,采取措施先保护可能受虐待的孩子,并对未尽监护职责的人员进行教育,并视情况追究其责任。

我国儿童保护亟须顶层设计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长期关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得知福建仙游法院撤销生母监护权后,感到“该案本身有非常重大的突破”。

22日,佟丽华告诉本报记者,传统上通常认为孩子就是家庭的,政府、司法机关对家庭干预很少,以至于出现了江苏南京两个女童被饿死等恶性案件。福建仙游法院撤销生母监护权的最大意义在于改变了这一传统观念,通过司法干预向社会表达一种新的视角,未成年人不仅是家庭的还是国家的,如果未成年人受到残酷对待,司法机关应当有效干预,这是非常好的方向。

在看到自己多年呼吁的儿童保护问题在司法实践中有所突破的同时,佟丽华认为,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该案还有两点比较遗憾。

“该案由未成年人所住地的村委会提起诉讼,勇气值得肯定,但是从监护能力上看,村委会显然不具备监护能力。如果从政府的角度提起诉讼,所有问题迎刃而解。”佟丽华表示,由政府担任监护人,可以采取短期寄养、长期送养、送到福利院等多种履行监护职责的方式,“希望能够听到当地政府在这个方面的声音”。

在佟丽华看来,林某如此残酷虐待林瑞,撤销监护人资格只是民事法律程序问题。林某实施的行为是否构成虐待罪,是否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还未厘清。

“父母没有法外特权。”佟丽华说,当父母虐待、遗弃孩子时,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受到法律追究。法律应发挥震慑作用,让更多的父母意识到,即使孩子弱小也不能说打就打。

在他看来,从立法方向来讲,过去这些年,我国在儿童保护方面总的来看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儿童保护需要顶层设计,通过立法制定一套系统完整的儿童保护体系,这是目前迫切需要的”。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