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妇联新闻> 妇女与法 > 正文
“小候鸟”被父母用铁链锁在家里照顾弟弟(图)
www.fjsen.com 2012-08-29 13:55  唐旭锋 来源:钱江晚报    我来说两句

  小杰手臂上的伤痕,都是被妈妈用扫帚打后留下来的。 姜涛 摄

  下沙派出所的民警和好心人在问小杰家里的情况。 姜涛 摄

小候鸟暑假来探望父母,却被父母用铁链锁在家里照顾弟弟

他打开锁链逃了出来,流浪了两天。在派出所里,孩子说——

只想回老家,和爷爷一起生活

昨天上午9点半,下沙综合农贸市场经营户祖女士拨打本报热线89898400:

市场里发现一个走失的小男孩,只穿一条短裤,身上有伤痕,已经两天没吃饭了,蹲在地上发抖。问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他都不肯说。

本报记者 唐旭锋 核实报道:

记者中午赶到市场时,得知小男孩刚被民警带回了附近的下沙派出所。在派出所休息室,小男孩坐在床上一言不发。民警徐洁告诉记者,“他什么都不肯说,我想让他先休息一下。”

男孩瘦瘦的,身上很脏,似乎已经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他的手臂上有被打过的伤迹。面对陌生人,他一言不发。记者打电话把市场经营户祖女士和徐女士都叫了过来,一边哄他,一边给他手机玩,慢慢消除了男孩的戒备心。

“手机玩不玩?”民警徐洁把手机递给他。“告诉阿姨,你是哪里人?等下阿姨带你去洗澡,买玩具?”祖女士抱住他,像抱着自己的儿子一样亲切。我问他,“你是放了暑假过来吗?手上的伤是不是妈妈打的?”他点了点头。

随后,男孩告诉我,他名字叫小杰(化名),10岁,江西人,爸妈在杭州打工。爸爸是泥工,妈妈在服装厂做工。至于爸妈的名字,他写不上来,手机号码也不知道。

爸妈用锁链锁着他,关在家里照顾两个弟弟

小杰是8月26日早上离家出走的,他一个人走啊走,漫无目的地走,天黑了也不休息,借着路灯的光亮往前走。白天在一个网吧里,他捡到四块钱,买了一个面包囫囵吞下。昨天早上,小杰不知不觉走到了开发区管委会附近的下沙综合农贸市场。他只穿着一条肥大的破短裤,上身脏得跟抹了碳一样。祖女士见这个男孩可怜,就买了一大碗面条给他吃,还买了件红色的T恤给他穿上。市场的经营户围着他问了半天,得不到信息,这才想到给本报以及110打电话。

“咦,你的双脚上怎么也有伤痕?”“是被妈妈用链子锁的。”小杰的回答也解释了自己为什么离家出走。原来,小杰是放了暑假跟一个老乡坐火车来到杭州的父母身边的。可是一到杭州,父母并没有带他出去玩,而是把他天天关在家里,照顾自己的两个弟弟。

小杰说,他两个弟弟,一个四岁,一个才四个月。为了防止小杰“工作不尽责”,妈妈用一条长锁链把他锁在10平米不到的家里。然后夫妻俩骑车出门上班,小杰一个人在家照顾两兄弟,中午还要烧饭。回家时,妈妈如果发现小杰做错了事,就抓住他揍一顿。26日早上8点,小杰找来钥匙,打开了锁链,逃离了家。

曾离家出走过,也是被警察带回家的

在派出所,小杰渐渐对我们有了好感,也显露出了调皮的一面。

祖女士问,“你这样离家出走,不怕被人拐卖吗?”他说,我才不会呢,看一个人的眼睛就知道是不是坏人。

民警问他,“叔叔开车带你回家,你在车上负责指路。”他摇摇头说,不要。原来,小杰以前就离家出走过,也是被警察带回家的,但他不愿意回家。

为了帮助小杰找到家人,下沙派出所的民警徐洁已经给公安分局发了协查信息,但并没有看到这两天的报案记录。

最后的办法——从小杰的老家寻找线索。在询问中,小杰透露,他在老家去过的最好玩的地方是七都,我们在百度上输入“江西 七都”两个关键词,得知七都是江西吉安市永丰县的一个乡,然后拿着这一信息向小杰求证,果然没错,小杰就是这里人。我们用通过手机地图功能,让小杰一一辨认七都乡的每个村庄,得知他的老家是一个叫做“上坪”的自然村。

可是截止发稿时,民警徐洁也没有和小杰老家的村委会联系上,记者拨打了永丰县七都乡的值班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临走时,记者曾问小杰说,想不想爸妈?“不想!”恨不恨他们?“恨!”小杰回答得很坚定。不过当记者问起想不想自己的弟弟时,小杰又害羞地咧着嘴笑了,“想自己最小的弟弟,才四个月的弟弟。”

快开学了,小杰又要跟随老乡回老家去念书了,他此前在村里念书,现在要升到乡中心小学去读书。想到这里,小杰显得很兴奋。他希望马上回到老家,和爷爷一起生活。但是,我们在此希望小杰的爸妈尽快向警方或者媒体联系,你们不仅是孩子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也是孩子的法律监护人。孩子的教育和以后的路,离不开做父母的责任和付出。你们为了生活,把孩子锁起来,虽有无奈,但却违法。

昨天晚上,小杰在派出所里,跟民警叔叔吃了晚饭,洗了澡,然后看看电视,就沉沉睡去了。睡得很香,醒来以后,希望小杰能有他家里人的消息,我们期待小杰一家尽快团聚。(记者 唐旭锋)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