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妇联新闻> 女性风采 > 正文
莫耶:《延安颂》作者
www.fjsen.com 2011-05-30 15:11   来源:《福建女名人》    我来说两句

莫耶,原名陈淑媛、陈爰,笔名白冰、椰子、沙岛,安溪人,1918年12月25日出生于崇善里东溪乡(今金谷乡溪榜村)。莫耶自幼聪颖好学,10岁时与大哥赛诗,即景吟出:“春日景色新,行到山中亭,亭中真清朗,风吹野花馨。”被乡人誉为才女。

1932年,莫耶随父居厦门鼓浪屿,就读于慈勤女中。在校时,其习作散文《我的故乡》,被国文老师推荐在《厦门日报》上发表,由此引发她的写作热情,开始向上海《女子月刊》投稿,作品多被采用。她看到当时社会上种种不公正现象,非常气愤,写下《无声的期望》一诗,预示“灰色的宇宙”“将要经过一番洗礼,一番整顿”。她的国文教师陈海天发现她的写作才华和激进思想,便于“闽变”发生后,组织她和几个同学创办《火星》旬刊,创刊号上发表莫耶的小说《黄包车夫》。刊物藏在莫耶家里,她的父亲陈铮看到后,与莫耶发生冲突,关系紧张。1934年秋,莫耶在母亲和大哥的帮助下,离家出走,到上海《女子月刊》社当校对、编辑,后来曾一度任主编。

1930年,上海女子书店的《女子文库》出版莫耶的第一部著作《晚饭之前》(独幕剧集),署名陈白冰。《女子月刊》还以莫耶的照片为封面,称她为“善写诗歌、剧本的女作家”。莫耶在上海期间,常与左翼作家蔡楚生等人接触,并深入工厂了解女工生活,写出一批宣传妇女解放的诗歌、小说、剧本,在《女子月刊》上发表。同年11月,她回乡探亲,在家乡组织妇女识字班,动员其大嫂、二嫂出来教课,宣传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反对封建习俗。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莫耶在中共上海地下党领导的救亡演剧第五队任编辑,投入抗日宣传和救济难民工作。这期间,她写了抗日救亡剧作《学者》在《西京日报》上发表。同年10月,她到达延安,从此更名莫耶。抗日救亡演剧第五队,是当时从沦陷区及大后方到延安的第一个文艺团体,得到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接见和宴请。随后,集体进入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学习。莫耶任救亡室文娱委员。

1938年春,莫耶进入鲁迅艺术学院第一期戏剧系学习。夏,转入文学系。在鲁艺学习期间,她创作的歌词《歌颂延安》,由中央宣传部征得其本人同意,更名为《延安颂》,并由音乐系郑律成谱曲,在延安礼堂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演出,博得中央领导的肯定和称赞。于是《延安颂》的歌声响彻延安城,传遍各抗日根据地,甚至传到“国统区”和敌后,以及海外华侨中,成为一曲激发抗日爱国热情的战歌。大批革命青年高唱这首歌奔向延安,加入抗日救国行列。《延安颂》至今仍传唱不衰,成为一支传统革命歌曲。

1938年冬,莫耶加入鲁艺组织的实习队,和作家沙汀、何其芳等,跟随八路军一二○师师长贺龙,奔赴华北抗日前线,被分配到政治部战斗剧社任编剧教员。1940年春,任剧社创作组组长。她不仅从事创作,还参与编印前线刊物《战斗文艺》。同年她代表部队文艺工作者加入晋绥边区文联,被推选为常务理事。在文联成立大会上,贺龙说:“莫耶是我们一二○师出色的女作家。”从1938年冬到1940年夏,莫耶除了和张可、刘萧芜合作创作大型话剧《丰收》外,还独自创作大型话剧《讨还血债》、《齐会之战》、《水灾》、《一万元》、《百团大战》;独幕话剧《叛变之前》、《到八路军里去》;歌剧《荒村之夜》等,还有一批歌词、舞蹈。剧社演出的服装,多由她剪裁缝制。有时她还登台演出。在战争环境里,她口袋里总是装着笔记本,随时随地采访、记录、写日记。在抗日根据地的困难时期,她常常是一茶缸开水、一把炒豆充饥。有时在集体讨论后,连夜写出一个小戏,第二天就排练演出。1940年以后,她除了写剧本,还经常写小说和战斗故事等,在《西北文艺》、《抗战日报》、《解放日报》等报刊发表。

1941年,延安出现写暴露文学作品的倾向。莫耶从生活经历中选取典型素材,创作小说《丽萍的烦恼》,抨击当时干部队伍中的不正之风,发表于《西北文艺》上,引起争议。同年9月,莫耶所在部队召开座谈会,批判《丽萍的烦恼》的创作倾向,被打成“反党”。1943年整风审干中,由于莫耶的家庭出身和那篇小说的原因,又受到审查批判。后由于贺龙、关向应、甘泗淇的关怀和保护,才度过难关。次年春,莫耶被调到晋绥军区政治部《战斗报》当编辑、记者。她自告奋勇担负起两个版面的编辑任务。经常深入前线部队,写了大量的战地通讯和战斗故事。她住的土窑洞,经常是灯光彻夜不熄,而白天照常工作或劳动。她纺的线被评为特等品。在1947年整党整军的“三查”运动中,莫耶再次遭受批判斗争,还被禁闭审查了几十天。所有这些,并未影响她的革命意志。

1948年秋,莫耶随《战斗报》被调回延安,跟随第一野战军进军大西北。1950年,任西北军区《人民军队报》主编,后任总编辑。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她连年立功受奖。

1950年,莫耶与《人民军队报》社长方唯若结婚。次年,一个记者在莫耶办公室不慎手枪走火,击中莫耶腹部,将她腹中的胎儿打死。当她被抢救过来时,上级征求她对那位记者的处理意见。她说那同志是入伍不久的新干部,缺乏训练造成事故,能以此为戒就可以了,还是让他监外工作吧。

1955年,莫耶转业到《甘肃日报》社任副总编辑(总编辑由省委常委兼)。1956年,在“反对官僚主义,改进工作作风”运动中,莫耶经省委分管领导同意,在《甘肃日报》上刊登铁路职工张凌虚被官僚主义逼害得精神失常的事件,并发表社论,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受到读者赞扬。1957年“反右”扩大化时,与这篇报道有关的人都被错划为右派。莫耶成为这起冤案的主要人员,受批判和降级处分。

1962年,莫耶临时主持《甘肃日报》社工作。在1965年的“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组织)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莫耶因“张凌虚事件的报道”和小说《丽萍的烦恼》等历史旧帐,又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斗争。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她又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反革命分子”,受到更严厉的批斗,被关进“牛棚”,下放农场劳动改造。直至1970年,才被暂时分配工作。

1979年,在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关怀下,莫耶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年过花甲的她出任甘肃省文联副主席,重新拿起搁置多年的笔,一心倾注在文学创作上,相继创作出电影剧本《战地火花》,中篇小说《春归》和《青山夕照明》以及短篇小说《走资派和牧羊娃》。编辑出版了自选集《生活的波澜》和回忆老一辈革命家的文章。1984年后,因心脏病多次住院,但还写出了《生命的搏斗》、《战斗剧社在晋察冀》,整理1本4万多字的《一本幸存的敌后日记》和散文集《烽烟集》、中篇小说集《春归》、战斗故事集《枪林弹雨见英雄》等。并写出自传体长篇小说《信念》的第一部《父与女》的初稿。她在《自序》中写道:“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进入暮年时期,时间愈少,愈感到珍贵。总希望一息尚存,就要有一分热,就要发一分光。”她虽一生坎坷,但那不屈不挠的顽强作风和创作实践,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为真理而斗争的坚定信念。

1986年5月7日5时56分,莫耶在兰州解放军医院病逝,终年68岁。著名作家杜鹏程说:“莫耶的一生,就是一部小说。”作家王洪甲在莫耶的挽联上写着:“延安初颂见风华,其奈雪压霜欺,坎坷未竟班昭志;文苑几番腾浊浪,纵使心灵笔健,委屈难抒道韫才。”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